柳川•曜

去了上海animate的文野cafe。嘿嘿

我们明年再见。
520快乐

近期会发上来一篇四月份就给掉的生贺。
接下来的等明年暑假我们再见吧qwqq
把这篇生贺作为一段时间的总结还是挺不错的

16岁的中原中也

16岁的中也几乎要让人认不出来。

choker的款式变了;黑色的长风衣换成了中长款外套,衣角处带着炽烈的红色;白衬衫和十字带也没了,换成了简约的白色T恤。

不过16岁的中也也有着让沉迷于成年后的他的我们熟悉的地方。

还是那不羁的枫叶红和冰蓝;黑色皮裤和皮鞋;修长的手指骨节带着的黑手套,以及那顶帽子。

那时的他看起来比成年后更瘦弱一些,也没有成年后严肃起来时的肃杀压迫感,锁骨大大咧咧地露在外面,脸部线条也更柔和点。

16岁的他可能还尚且不懂收敛,或许天天在机车引擎的轰鸣中显示略显稚嫩的手段;时不时和太宰吵架,想着怎么报复回去——那时的太宰也一定拿他的帽子开玩笑;有时应该会在任务中会有纰漏,有更多伤口,不过他向来是不会示弱的……

22岁的中原中也有着年少时的不羁,16岁的中原中也隐约能看出成年后的锋芒毕露。

什么东西都不能磨灭他的光芒,不论是黑手党,又或者无情的岁月。他一直都是那个闪耀着逼人刺眼的光芒的中原中也。


只是今天看到16岁中也的官方图,激动得打字时手都在抖。他太好看了,我都被炸出来了!

我我我我我朋友说在在在盲选会上看到了一篇双黑文!!还是先甜后刀的那种,我#:%&<…

我过气了呜哇——【暴风哭泣】

【双黑】Our trip in Canada——(夏/维多利亚篇)

大家双节快乐!!再不发文就要掉粉啦

*《Our story about Canada》的小番外?初衷是记下旅游中的趣事
*可能一下子发太多你们会没耐心看。所以就分两批啦!
*还有秋季篇w以及其他国家的游记w

Part1.
中也解决了温哥华的任务后,太宰嘴上提议先去比较远的地方避避风再回去,心里是想让中也别来回奔波影响伤口。中也虽也不想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回到日本,然后马不停蹄地处理文件,但他并没有决定权。此时森欧外的消息也过来了,意思是让他们不要着急回日本,可以去好好放松一下。这样一来,天时地利人和,再好不过了。

两人在基地里争论了好一会儿,在打烂了两把椅子,砸了一个桌子,毁了一整间房间的壁纸后,终于定了去维多利亚的船票。

留下一群手下善后,两位上司第二天大早就出发了。

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到码头的时候时间还充裕,得以登记上了早一班的轮渡。这轮渡有些不一样,开自家车的游客到了上船的时候,要把车开进轮渡的下层停车库,而后可以上楼到休息区内活动,只要船到时再把车开出去就好。

上船时间还没有到,中原中也把辉腾停在了车道上,自己坐着发呆,让太宰治去旁边的休息站买咖啡去了。

等太宰从人满为患的咖啡店挤出来时,三根车道都停满了小客车。饶是太宰眼神再好,也难短时间里分辨出来自家车的位置。他就这样一手拿装着纸杯的架子,另一只手插在口袋里,慢慢悠悠地往大致方向走,眼睛不停搜索着驾驶座上是否有中原中也。

可能是搭档多年,没来由得心有灵犀,太宰治发现那辆“高级帕萨特”时,中原中也慢慢的摇下了车窗。那时的阳光很好,灿烂地撒进车内变成灰白色的慵懒。逆着光线,勉强睁开的眼,些许枫色的发丝遮挡住了视线,他用手支住脑袋,不在意的样子被轻纱似的阳光笼罩,好看的嘴角微微上翘。一时间,那笑容天真的像个半大的孩子。

太宰治在原地看了一会儿,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愣神挺久了,便走到车旁边去打开了门。

中原中也手肘搁在车窗上,吹着凉风,眼睛时不时瞟着在自己旁边开着suv的一家五口。只觉得副驾驶的门被打开,那人带着熟悉的气息坐了进来,顺手带上了门。

中也转过头,就见他笑嘻嘻地把一个纸杯递过来:“美式咖啡加奶,我没记错吧。”

中也神情舒缓地接过杯子,尝了一口,味蕾被意料之外的浓稠柔顺暖到,措不及防之下杯子差点脱了手:“太宰!你和我说这是咖啡?!”

太宰向中也示意了一下自己手上的另一只杯子,摆出一本正经的严肃模样:“咖啡在我这里,中也要遵循医嘱,只能喝牛奶。”

那你丫的问我“没记错”是干什么?找茬么?!

不过毕竟太宰也是为自己好(喝惯了红酒和咖啡的他要不是太宰耍了小聪明,才不会去喝牛奶。),气也没什么道理。中也发不出火,憋着一口气,扭头看向窗外。纸杯被放在车的杯架上,不再动了。

太宰盯着枫叶色的那一撮小长发,嘴角又勾起一些:“中也是想喝‘我的咖啡’么。”

太宰这句话在中原中也眼里是实打实的不知好歹。他转头冷笑出声:“什么你的我的,我要喝你还拦得住我么?”顺手一把抢过咖啡,右腿抬起防止太宰治作妖。因为刚喝过甜牛奶,咖啡入口后比平时苦涩更甚,可中也还是喝的很开心。不过心里念着医嘱,也没多喝。

等中也放下杯子,见着太宰治那一脸委屈样,心情大好,顺手把杯子重新还给太宰。

太宰放低声音,语气里透露着一丝委屈,桃花眼眨啊眨的,连眉毛都垂下了:“中也,你让我喝什么啊…”

“这不是还有么。”中也已经对他这样子有了抵抗力,继续握着方向盘等着上船的广播,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太宰。

“我不管,我要喝中也的牛奶!”

手指敲击方向盘的动作蓦得停住,这有些糟糕的台词让中也挑了挑眉毛。转头,意料之中看见太宰那笑得灿烂的模样。鸢色的眸子里映出了自己的样子,眼角都是上挑的,嘴角的弧度也收敛了起来,是浅浅的勾人模样。

太宰治也不顾外面能把车里情景看得一清二楚,就这样慢慢靠了上来,手也悄悄环上了中也的腰。中也也侧了头,微眯起眼睛……

“Attention please——”

唇齿只隔了一些,就连呼吸都纠缠了一起,而上船提示音却偏好不好地响起,坏了两人难得的温情。

但就算是气的咬碎了牙,中原中也也没脸停着车自顾自亲下去。他退开一点,拉起手刹就跟着前面的车慢慢上船。太宰治则是放下了他那里的窗户,黑着脸吹风。

真是不解风情的播报员!

把车开进了停车点,等广播提示船已经开动,中也锁好车拿着车钥匙,等着太宰拎着包和他一起走向阶梯。人很多,太宰站在中也身边,随手搭上了他的肩,对方也随他去了。

楼梯口只能使两个人通过,而三股人流汇聚在这里,速度不免要放慢。和太宰他们并排的是一位学生样的女子。等中也和太宰走到楼梯口时,太宰把中也往旁边轻轻一带,给女子让出路,用另一只手示意:“Lady first.”那句是美英,带着俏皮的卷舌和拐着弯的语调。

看女子红着脸上了楼梯。还扭头去看太宰,中也冷哼一声拍开肩膀上的那只手,首先走上楼梯,迎上女子的目光。他自认为眼神并不凶狠,但那女子好像是受了惊吓般回头,上了游客休息层后立马跑得无影无踪。

中也并没有在休息层停步,而是走到了顶部的露台位置,也不顾身后还有不紧不慢的脚步声。拿着相机,挑了一个人少的位置拿出相机,寻找好的角度。

镜头中的视野比亲眼所见的小了很多,而且似乎缺少了什么东西。中也皱了皱眉头,举着镜头想拍蔚蓝的海面,可身后的气息突然靠近。自己的手臂被向上抬了几分,还有一根手指附上他的,一起按下快门。

“小矮子的品味还是那么差。”来者在笑,胸膛抖动着,温度传到中也背后,“加一些动感的景物会比较好哦。”

中也看了看照片上方的两只拍打着翅膀的海鸥,虽然很不爽,不过比起原来的构图,这张照片很有灵动感。

“你真啰嗦。”中也把相机扔给太宰,自己趴在栏杆上盯着波光粼粼的海面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太宰治拿着相机和他并排站在一起,随手又按下快门,嘴角勾起,心情极好地感叹:“真是漂亮的大海…”

“跳下去之前先把相机还给我。”

……

“……”中也和那个播报员一样不解风情。

下楼时中原中也走在前面,太宰治还在后面摆弄着相机。

突然中也止住脚步,太宰反应极快地刹车,抬头却又看见上楼时的女学生。她手上拿了盘蛋糕,可能准备去露台赏风景吃蛋糕。此时她眼神躲闪,已经退回了休息区楼层,想让中也先走的样子。太宰对女孩子的反应感到奇怪,但也乐得看好戏。

中也没了平时和太宰拌嘴时的暴躁,也没对敌人的犀利,罕见地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,用了种温和的语气:“Lady first.”发音是优雅的伦敦腔。没有美英那么花哨,但多了沉稳优雅,配上礼帽蓝眼睛,活脱脱似一个英国绅士。

女孩子犹豫了一下,还是点头道谢,上了楼梯。

太宰笑得灿烂,拉着中也在休息区沙发上坐下,打开相机给他看:“小姑娘要被骗咯,暴力的小矮人真是个会伪装的人~”

中也为了不辜负这个称呼,顺手给了太宰一发肘击,瞄到相机里刚才自己侧身给人让路,微微勾起的嘴角倒是和太宰平时有几分相似。心里想着和太宰治待久了都被他感染了,嘴上不忘反驳:“论假,我还比不上你。”他扳着手指数,“说假话,笑得假,连英语也不是纯正的发音。”

“对了,平时还像喝了假酒一样做一些…唔!”

中也回过头话还没说完,措不及防被黑影接近,嘴唇被太宰叼住,那舌头不安分地伸了进来。中也脸涨得通红,啪一下挥开太宰,不敢去看有没有人注意到刚才那个荒缪的行为,低吼道:“你又发什么疯!”

“嘛嘛,加拿大很开放的,中也放轻松啦。”太宰这里无路可退,只好缩进角落,虽然嘴上说得轻松,但手已经扶上了沙发背,情况若是不好,他也不能由着中也打,毕竟中也激动的时候这一拳下来,他可能会残。

中也的拳头紧了又松,眼睛直直盯到太宰心里有点七上八下,最后还是没有大庭广众下挥出拳头,而是撇过头隔着窗户看海景去了。

太宰放松下来,恢复了正常坐姿。没想到中也突然发难,扭腰伸腿朝着太宰压去。太宰看着那狠狠的眼神,脑海里只浮现出加粗的一行大字:“他学坏了!”

太宰被按在椅子上,玻璃外洒进来的阳光堪堪照到他胸口,那祖母绿的宝石泛着柔和的光,就像中也此时的眼神,明明动作毫不拖泥带水,但是眼角泛红眼神飘忽。

太宰突然不怕了,这样没有威慑力的中也难得一见,还是大庭广众之下以这种容易擦枪走火的姿势,就算自己不动作中也自己大约就慌了手脚。这副场景实在堪比百亿名画。

中原中也似乎下了什么决心,神情紧张地微微俯下身。这下太宰那祖母绿的领结被染上了一层深色,中原中也的脸也埋在了太阳照不到的阴影里。太宰盯着那双蓝眼睛,没有了凌冽,反而因为光线显得温柔深邃了些,冰蓝色的澄澈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,总是能在他眼里看见肆意奔涌的洋流和干净广阔的天空。橙红色的头发已经落到了自己胸口处,太宰觉得心口痒痒的,不知是否是那发丝的缘故。

接下来,是一个如羽毛飘落般的吻。

中原中也抬起头,一扫刚才的害羞,神气地抬头语气里带着戏谑:“呵,就你会偷袭?”话是那么说的,可动作还是急切地想改变这种糟糕的姿势。

太宰被那小小的动作惹得开心得不行,也不拉着中也厚着脸皮多讨一个吻,放任小矮子假装无所谓地避开他的眼神,脖颈和耳朵都红了。

直到船靠岸后他们坐进车里太宰还是挂着比平常还深的笑。中也手里的方向盘紧了又紧,忍不下去了,冲太宰吼:“笑那么奇怪干什么!”

太宰偏头看着中也那张牙舞爪的样子,笑得更厉害了。不为什么,只是觉得有了身边的人,就不会无聊,也开始期待相处中偶尔的小惊喜。海鸥还盘旋在不远的天空,黑色的低调轿车处在车流中,帮他们围出一小片空间,他们在那里像一对普通的情侣,用最生动的眼神,最躁动的心交换心意,最后吻在一起。

这几个星期可没忙死我orz而且又是懒癌…行了这两个星期内会开一个系列,就是上次说过的手牵着手去旅游←这个题目真的没问题么喂?!

终于!!!两个月前要的授权(p4)!!终于搞定了!然而我的作业还没有做orz
画出来没有太太四分之一的美貌感到十分抱歉,没脸艾特太太了…
最后!向太太致敬!
双黑最棒了!!

太宰赢了!!我先生赢了!!我开双黑车!6000打底!!